首頁

文化改革

文化產業

非遺文化

文化金融

文化科技

文化園區

文化旅游

非遺縱覽

唱念做打皆有情 卸下粉墨亦人生

時間: 2019-12-17 09:47:36     來源: 陜西日報    編輯: 白琳

千年老街中、環城公園里、現代劇場內、村落戲臺上……三秦人的生活,處處都能與“戲”相逢。秦腔、碗碗腔、阿宮腔、弦板腔、線腔等20多個戲曲劇種構成了陜西地方戲曲絢麗多姿的景象。

于陜西而言,文化的精髓也閃爍在戲曲中,尤其是秦腔里。因為有“戲”,陜西才更有韻味,更加厚重。

戲曲是中華文化的瑰寶,傳承著中華文化基因,彰顯著中華審美風范。作為傳統戲曲文化里的一枝奇葩,歷史悠久的陜西地方戲曲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和豐富的文化內涵。戲曲藝術是一種活態文化,是一門“口傳心授”的傳承藝術,保護傳承戲曲文化遺產,成為當代人的文化使命和擔當。如何更好地保護傳承戲曲文化遺產?傳承人是存立之本,承擔著傳統戲曲藝術世代相傳的重任。近日,記者走近陜西戲曲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,了解他們執著而輝煌的藝術人生。

“秦腔皇后”馬友仙

在陜西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到陜西沒聽過秦腔,不算到過陜西;聽秦腔沒聽過馬友仙的《斷橋》,不算聽過秦腔。

12月8日晚,陜西省戲曲研究院排練樓的一樓排練廳內,75歲高齡的秦腔“馬派”創始人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秦腔項目代表性傳承人馬友仙,正在給弟子排練秦腔折子戲《三擊掌》王寶釧唱段。

眼前的“秦腔皇后”,雖然已過古稀之年,但依然氣質優雅,音色嘹亮,一招一式盡顯功底深厚。從藝67年來,馬友仙以獨特的唱腔和獨到的藝術感染力,征服了大江南北廣大的秦腔愛好者,所塑造的人物性格鮮明、形象迥異、活靈活現、栩栩如生。觀眾給予她“秦腔皇后”“秦腔百靈鳥”“人民藝術家”“秦腔常青樹”等美譽。

1952年,年僅8歲的馬友仙為了緩解家庭的生活重擔,考入咸陽大眾劇團,學演小旦,兼演青衣。回憶起最初學戲的日子,馬友仙用一個“苦”字來形容。在劇團那一年招收的50多個學員里,馬友仙的年紀是最小的。當時,學員每天在院子里練功,踢腿、下腰,一練就是一早上。吃完飯之后還要上文化課,接著繼續練功。有時候晚上也不能懈怠,師父們還會一人發一炷香,練眼睛的靈活度,學員們有時候被煙熏得直流淚。“我們當時練功非常苦,有時候下著雪,我們都還在練功。”馬友仙回憶。

1954年,10歲的馬友仙第一次登臺演出,演出的是秦腔折子戲《柜中緣》。當時由于年齡小,馬友仙在演出時跳坐不到柜蓋上,但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,演出仍然大獲全勝,好評不斷。之后,馬友仙很快唱紅了咸陽以及鄰近地區。

此后多年,經過長期的磨煉和舞臺實踐,馬友仙逐漸成長為譽滿西北、蜚聲中外的秦腔表演藝術家。她所塑造的人物像《蔡文姬》中的蔡文姬、《謝瑤環》中的謝瑤環、《竇娥冤》中的竇娥、《斷橋》中的白素貞、《三堂會審》中的玉堂春等,都深入人心。

作為秦腔演員,馬友仙素有“金嗓子”的美譽。她的音質清脆、高昂挺拔、純凈甜潤。最為可貴的是,她善于思考和研究,有意識地運用科學的發聲方法,把歌唱技法融入秦腔的演唱之中,與秦腔優秀的傳統聲腔板式有機地結合在一起,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演唱風格。她的韻白發音準確,吐字清晰圓潤,節奏感強,抑、揚、頓、挫,快、慢、輕、重,掌握得恰到好處,獨具特色。

馬友仙在藝術之路上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輝煌,藝術成就不勝枚舉。1990年,她進京演出《斷橋》,轟動京華,后被邀請到中南海禮堂演出。1993年,馬友仙的表演藝術得到了專家們的肯定,并將其命名為“馬派”藝術風格。此外,馬友仙的《洪湖赤衛隊》選段,入選中央音樂學院的民族聲樂教材。

如今75歲的馬友仙,并沒有放下癡愛一生的秦腔。她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培養秦腔后來人上,她清楚傳承人這個榮譽意味著什么。這不是一項可以炫耀的榮譽,這是領受了一支普及和傳承秦腔藝術使命的令箭,她愿意在余生,為她癡愛一生的秦腔事業、為三秦大地,哺育出更多更美妙的“百靈鳥”。

馬友仙說:“當時我的先生們對我傾囊相授時也是非常無私的,他們教給我的不只是藝術,還有身為秦腔人的責任感。他們怎么對我的,我就會怎樣對我的學生。秦腔就是靠這樣‘口傳心授’,才能世代相傳。”

“關中老漢”吳德

喜歡戲曲的“老陜”們一定還記得20世紀50年代,那部紅極一時的經典眉戶戲《梁秋燕》。當時,這部戲前后演出1000多場次,人們為此還編出民謠:“看了《梁秋燕》,三天不吃飯;不看《梁秋燕》,枉在世上轉。”

而《梁秋燕》中“梁老大”的扮演者就是今年87歲高齡的著名戲曲表演藝術家、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眉戶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吳德。

“1958年進京匯報演出后,在一次宴會上,梅蘭芳先生見到我,高興又驚訝地說‘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四五十歲的老藝人,沒想到這么年輕,演得真好’。”吳德回憶。當時吳德演“梁老大”時僅有18歲,卻一舉贏得了“關中老漢”的贊譽。

從學生到主要演員,從臺前到幕后,吳德從事戲曲藝術事業68年,被公認為陜西省戲曲研究院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吳德原名吳德育,1934年出生于戶縣(現鄠邑區)縣城南關一戶農家。1951年春,吳德考入西北劇改培訓班。從此踏上了戲曲藝術的征程。不久,西北劇改培訓班并入新建的西北戲曲研究院,他就在那里學習戲曲表演。

“當時正是看了陜西省戲曲研究院首任院長馬健翎的代表作《窮人》《血淚仇》,吸引了我走上戲曲藝術道路,并選擇了終生為之奮斗不息的戲曲事業。”吳德說。

從藝68年以來,吳德刻畫了眾多有血有肉、栩栩如生的藝術形象。他主演的《糧食》《中國魂》《苦菜花》等40多部戲深受觀眾喜愛。著名戲劇家曹禺看了他主演的《鷹山春雷》后,在《人民日報》上撰文給予高度評價。吳德執導的《漂來的媳婦》不僅獲得了當時文化部的“文華獎”,而且被邀請到中南海演出;他創作的《二虎守長安》進京演出,得到專家們的一致好評;他曾在1956年全省第一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中脫穎而出,成為唯一一個獲得表演一等獎的青年。

熟悉吳德的人都有個共識,他在戲曲藝術道路上的成就,源于他孜孜不倦的學習和苦練。他堅持學習文藝理論和文藝知識,不斷提高自己的藝術素養。同時,吳德經常深入到農村、學校、工廠、部隊,甚至監獄,做調查、訪問,獲得對生活感受的第一手材料。

馬健翎曾說,吳德是戲劇的一頭牛。吳德就是以這種牛勁、“笨”勁,走向藝術殿堂,走向傳統文化寶庫,走向知識的海洋。

“深入生活、熟悉生活,這是了解生活中的人和事,觀察、發現和捕捉各類不同人物形象最好的方法和途徑。”吳德說。為演好《梁秋燕》里的倔老頭,他曾到鄉政府仔細觀察;在扮演楊虎城將軍時,他查閱了大量相關資料,并走訪了楊虎城將軍生活過的地方;為演好《杏花村》里的角色,他在農村一住就是一個月……

“除了體驗生活,當時我們每創作完一出戲,都會第一時間到戲曲的產生地去演,接受群眾的檢驗。當地的群眾評價好,我們心里便有底了。”吳德說。

“現在年紀大了,唱不了了,但是我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熱愛的戲曲藝術。現在就是帶帶學生,指導演員排練一些劇目。像去年我就全程指導了《梁秋燕》的復排。”吳德興奮地說,這是他一生喜愛、矢志不渝的事業,他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身體力行,發揮余熱。(本報記者 楊靜)

打 印】【頂 部】【關 閉
湖南快乐10分遗漏数据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 辽宁体彩11选五一天多少期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阿里巴巴股票代码 炒股散户能赚钱吗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极速快三是那个网站 仿pc蛋蛋源码 北京pk10预测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表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!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快乐8玩法规则 浙江雷曼期货配资公司 福建电脑版十一选五走势图